下鴨神社


係好耐好耐以前,有個男人。有一日受到天神感召,化身成為一隻有三隻雀嘅腳仔,引領天皇向西奔走…

以上是下鴨神社的傳說。這位男人叫賀茂健角身命,而這位天皇是日本開國之祖神武天皇。公元八世紀時桓武天皇將首都由奈良遷到京都時,賀茂氏大力協助。可見神社和皇室有非常密切關係。

下鴨神社正名是賀茂御祖神社,在京都還未成為京都之前,下鴨神社已經存在於鴨川兩河神秘三角交會處。 與皇室的親密關係,加上平安京時期鎮守北方鬼門護城有功,縱使位於京都市中心,神社周圍沒人敢動它一條毛,因此保留了與民居商舖lawson一街之隔的一小片2000年(!)的原始森林-糺の森。

鴨川市中心段南北貫穿,上流東西分叉兩邊,分叉點的尖端伸出一條向北的路直通往神社。如果鴨川相當於京都的龍脈,可想而知神社坐落的地點有多超然。至今京都的達官貴人都喜歡選擇下鴨神社以北的三角區域居住,相傳是風水極皆之地。

位處千年古都核心,北靠世界遺產古跡,南面盡覽優雅河川,鄰近鐵路站,區內名校林立。如此一幅鑽石地段,最適合斬晒啲樹起豪宅。如你現在參觀下鴨神社,會看到森林南面一片土地圍了板,貼了幾張rendering, 圍板後僅餘薄薄的一排樹。

神社為了籌集式年遷宮的資金,出租南面這幅小地。社會各界極力反對,興建高級公寓除了破壞原有森林和古雅的氣氛,這個具爭議性的樓盤目標顧客會是什麼人?當時曾有組織向神社反建議將計劃改為大眾享用的公園,並打算於民間籌集資金由地產商手中租回土地。翻查資料,土地租金年間8000萬日圓,即是每月港幣50萬 (50年契約),約與銅鑼灣翠華租金同價。但「糺の森 未来の会」的Facebook 專頁只有799人like, 最終當然改變不了現實。

神級公寓J GRAN THE HONOR 將於來年中落成。 這幾天信箱又收到幾封新樓盤廣告,感覺這城市正在一步步轉變。從前京都人把龍門守得很緊,固執地把文化傳統放於經濟效益之上。房市向上帶來了經濟價值,但經濟以外還有許多價值是人類真正需要的。

 

Facebook Page Post

投票


在日本除了工資正常水平一半,職場上遇到很多閪人,這兩項之外,

這裡的生活工作基本上找不到其他投訴的籍口。略過生活上的不細說,如治安超好,城市環境清潔優美,到處都有公園,隨便一間餐廳都好吃等等。這裡工作,客戶很尊重設計師。明白設計是怎樣的工作,明白設計對他的生意/生活帶來什麼價值。地盤師父尊重自己的工作,職人さん押上自己的信譽,很難沒有質素。設計師們明白自己的責任,賣身程度地投入工作,因為這樣的土壤上都做不了好作品實在太慚愧了。

遇到不可理喻的處事方式時,他們常以一句 this is japanese style K.O. 我,令我即時熄咪。言談間常聽到說我們日本人如何如何。這並不是自大,他們也會説出日本人的問題,但 this is japanese style 所以即使有問題也頑固地不改善。他們很清楚身為日本人的身分,怎樣的歷史文化和社會環境,造就怎樣的日本人,有優點也有弱點,不自大也不自卑。這種身分認同令他們團結有歸屬感,構成我們看到今天的日本。

反觀自己,在國外遇到香港人不但不相認,還盡量裝沒看到。在香港,人才、設計、藝術、要到外國打個轉才受人欣賞。看到強國人的野蠻行為,雖然開始意識到我們的不同,但對自己的身分還是很模糊,往往要靠外面的認同,或對比別人的不同才清楚。這兩年發生的事,社會變得愈來愈差。我們覺得香港從來都沒有香港人的份,變得再差也沒有辦法救。這種無力感,加上身分的自卑感,令我想離開這裡。朋友都勸說可以不回來就盡量不要回來。

最近一鼓念頭突然擴闊我們的想像。以往我們只知道討厭什麼,現在我們有機會ff一下我們喜歡什麼。有我們份參與的香港會是怎樣的香港。宏大的先不說,首先香港護照封面重新排版,最好有挪威或瑞士護照同等質素。樓下就有好吃的老字號雲吞麵。少些商場,多些公園球場。有機會參與規劃街道城市、大小基建。人才回流,各展所長。我們知道這裡是怎樣的香港,我們是怎樣的香港人。

朋友對我說香港和日本的不同,是在日本談理想,他們聽得懂。香港的我們太現實太懂事,錯過了很多可能性。香港到了這地步要自救,或者不能再靠修補一個不想要的,而是建立一個想要的。

九月四日,大家記得投票!

晴明紋


大部份日本古代家紋都是古典優雅動植物圖案,睛明神社的標誌卻是搶眼的五芒星。
孤陋寡聞的我自此之前從來未聽過晴明神社,可是每一個日本人就算不熟悉,也都一定聽過安倍晴明這個人物。雖說是神社,安倍晴明是真實的歷史人物。關於他的傳說特別多,現代很多小說,電視劇,動畫等都有以他作為故事角色。安倍晴明是平安時代(約公元1000年)的陰陽師。陰陽師是日本古代的一個很重要的官職,負責制定歷法,天文觀測,也負責國家祭祀、祈禱等儀式。據說安倍晴明身邊隨有式神,類似是可以聽他使喚的小鬼,幫他開門關門通風報信。他本身也擁有占卜,與鬼溝通和咒語等神怪能力。
晴明以五芒星作為家紋,既是簡化的桔梗花,五角星的角也代表五行。追索源頭的話,五芒星這標誌早在幾千年前的楔形文字已為人類所用。而關於五芒星標誌,有說它是神聖有說它是邪惡。古代天皇重用陰陽師,也是亦正亦邪。日本人相信萬物有靈,人,鬼,神,靈等沒有清楚界線,鬼也可稱神,而神本來也可以是人。好像五芒星一樣,沒有正或邪,只有互相制衡。

長屋


打開信箱,內裡得一片樓盤廣告傳單。

香港每隔幾一段時間就會出現”奇則”瘋傳。認真看日本集合住宅的圖則會覺得更奇。浴室對大門不怕漏財麼?公共廁格般大小的廁所與浴室分開。穿過一堆門才到達客廳。全屋只有客廳及一間睡房有陽光和新鮮空氣。

如果拿出一張長屋的平面圖對比,會發現間隔很類似。最初的長屋是江戶時代貴族(大名)在自己領地興建長方形的木造建築物,類似切香腸形式間隔出獨立入口長形單位分租給平民的集合住宅。廚房,大小便,沐浴是公家的在外面,單位內只有玄關旁簡單灶頭和榻榻米房間。後來平民生活改善長屋演變成單幢的木屋,廚廁浴等搬回室內,但為了方便來去水設置也就簡單地安置到玄關附近。因為玄關的地面通常是水泥地(土間),防水性能較室內的木地板好。而大家也似乎習慣了廚廁浴與居室分離。

時至今天現代建築已經可以自由間隔無需以切香腸型式規劃,建築物防水及其他設備等也可自由安置。當然現代也有間隔合理的集合住宅,但這種圖則仍十分常見。如果你問日本人,他們會說這是我們的習慣。

Any肥,反正他們的樓市永遠不會升不存在炒唔盡的煩惱,你也可以勉強說這設計的原則乎合日本人生活習慣。更有趣的是可以看到一點點日本人城市人的居住史。不知道50年後100年後我們回顧香港今天的”奇則”會有什麼想法,發水露台會不會成為我們的習慣。

圖片出處: http://ivyboy.exblog.jp/21363710/

 

12063743_926577810729560_7604361011060177527_n12193316_926579674062707_4668585772305009468_n12195978_926576680729673_3125666683094336171_n

 

Facebook Page Post

一見さんお断り


在京都到處探索是一件令人迷茫的事。跟著地圖走來到的卻是一幢陰森神秘的舊町家,緊閉的入口隱晦不明,沒有清楚標示又看不見裡面有什麼,令人躊躇不敢踏足。

後來工作時上司也吩咐我把酒吧門口設計得比較沒那麼”歡迎”,無論地方多狹小都好也要加屏風。說京都的客人要是在門外就可以與店員眼神接觸的話會令他們不想進去。

這種超矛盾的文化恐怕是來自”一見さんおは断り”這個傳統。這句的意思是”謝絕生客”。不只在祇園等花街,在京都不少茶房和料理屋都是”一見さんお断り”的。這種倒自己米的做法原因有幾種。花街的話,保障客人私隱是非常重要,而且令人咋舌的賬單通常是”後數”的,店舖為確保不會”走數”所以只招待熟客。如果是一般茶房料理屋的話,他們認為因為我們不清楚陌生客人的口味而做不到”おもてなし”(招呼周到)所以情願不做你生意。由此可見,這些店主是很熟悉和照顧每一位熟客的個人喜惡,而熟客們光顧這些店也必確保擁有安心享受的經歷。

從這種文化引伸出京都”不歡迎”店面街景,大家擺出一副不希罕做你生意的姿態。這個1200年歷史的頑固古都,你可以說他們不懂得把握無限商機。關鍵在於你心目中的商機是蠅頭小利,還是長久的客人與店鋪的親密關係。

Hong Kong vs Kyoto


Hong Kong vs Kyoto

搬屋的關係對京都各區略做了research,跟地產哥哥快走了幾個區再加上集合同事的建議推介等,大致對京都多了少許認識。
從前作為遊客的我對京都的印象是:四面環山的盤地,可於山坡上一眼看盡的小城市,城市除了幾個零落散佈的名寺於mindmap裡有detail之外,其餘地方是grid-line組織同等密度,高度及scale,homogeneous的一片和風模糊印象。
香港的港島九龍新界離島,非常清晰地以山或水劃分。每區完全不同的風景不同的氣氛不同的人。當京都人告訢我京都每一個區都有不同性格時,我為之震驚了,因為他們所說的區不就只是6條行車線所分隔?
雖然現在我還未感受到他們所說的地方性格,我嘗試將它與香港做些對比令自己容易理解。”御所“毫無疑問就是中環中心區。據說“御所南”區是很多名門望族住的地方,安藤忠雄也住這區,有很多町家古建築,京都人說只有御所南才是真正的京都等。大概就似部份港島區的居民很少出九龍新界的情況吧。
”御所南“ 向南數下去是 上,中,下京區 (一条到七条),可以對比金鐘灣仔銅鑼灣北角由西到東數下去。辨公,住宅,加一點餐廳,日用品店等等混雜一起。遊客必到的四条河原町簡直是銅鑼灣。(我新搬的家就在這裡,哈哈)。
七条和八条的中間是京都駅所在。這部份是九龍,交通方便像旺角吧。遊客很多酒店很多藥房外永遠堆滿人一包二包。
京都駅再向南呢,我只去過一次AEON MALL內的MUJI,感覺像outlet。連京都人都對駅以南的地方也資料空白還說那邊很雜很恐怖。其實我是覺得有點不可思議的, 日本這個用手袋在餐廳霸位,大家跌了銀包電話大安旨意有人會撿回來的超現實國度,而且京都絕對算上富有的城市,也會有很雜很恐怖的地方?不過他們就那邊食物很便宜,有很多韓國料理店,有機會去探索一下。暫時模糊地當成新界吧。
以上是京都的中心區,御所以北的“北區”是同事們都很推崇的。原因是他們很多都是這區的藝術大學畢業。因為一個project在那邊的關係所以略略去過。微微上山坡建築密度低,感覺開揚一點。據說很多藝術小店有型cafe氣氛很好等等,暫將它當成香港的南區。
所以大概說京都的由北到南,就像香港的由南到北一樣的轉換氣氛。
其餘的全部是離島,有待發掘喔~

與喵同居。空間規劃7大元素 1/7


1.閣樓

一躍跳上櫃子,然後錯誤低估了自己跳高的能力,在跳到與跳不到的邊緣捉著櫃板邊亂抓亂掃,結果櫃上的擺設砰的一聲碎一地。

貓天生喜歡高處,在野外除了可以被開捕食者,同時能對附近的獵物一目了然。貓的眼睛善於判斷距離和速度,可是視角偏小,因此需要爬到高處擴闊視野。除此之外,貓爬樹有時候是為興趣,或純粹鍛鍊一下身手,所以現代的牠們不會放過每一個可爬的機會,包括書櫃、窗簾、人腿,總之能爬的地方通通都會試!
在家中高處設置可給貓跳上去休息的地方,可以滿足貓對垂直空間的需要。另外,如果家裡有多於一頭貓的話,更加需要多個垂直空間以容易劃分地盤,減少貓間衝突。一般貓能輕鬆跳上身高2-3倍高度,倒勾型的爪易於垂直攀爬,可以在牆身或柱子牢固地包上地氊或麻繩。但要注意的是貓只擅長向上爬,但從高處下來有時頗狼狽的。因此需考慮能讓貓輕鬆下台的方法。

一般市面上的貓跳架都很佔地方,而且顏色形狀相當搶眼。一個貓架成了廳中主角,一進門就有強烈cat lady’s home的印象!最悲劇的,是犧牲了形象,犧牲了金錢,貓大人只在新買時玩過一兩次,然後依舊在別的地方搗亂。如果在本來的傢俬動點手腳,或設計新居時一併考慮,能省地方之餘,若一天貓大人玩厭了也可以據為己用。例如可以在書架留點空間給貓休息,或以階級式設置層架,也可以在門框上設一條棧道等。考慮室內空間時如以貓的視點出發,設計家具的同時,也是小型建築設計。 一件家俬,哪裡是出入口,貓的動線如何,室內(櫃內)景觀如何,尺寸是否符合貓體工學等等,可以給你發揮無限創意。

Designer Profile


 

 

rosly profile pic 2

Rosly Mok

2018

  • Current Student at Th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Doctor of Philosophy (PhD) (Hong Kong Studies)

2015

  • Exhibitor
 at Catcon LA, Los Angeles, USA

2014

  • Exhibitor at MeetMyProject at Paris, FRANCE
  • Designer at FHAMS Ltd, Kyoto, JAPAN

2013

  • Architectural Designer at Yamada Construction Co., Nagano, JAPAN
  • MSc in Marketing Management
  • Exhibitor at Tokyo Designers Week, JAPAN

2012

  • Young Designer Talent Award, Hong Kong (Nominated)
  • Established “THE9LIFE”

2011

  • Winner of “40 under 40” by Perspective Magazine, Hong Kong

2009

  • Exhibitor of Hong Kong & Shenzhen Bi-City Biennale of Urbanism\Architecture
  • Project Leader of Agence Ouvray Ltd, Hong Kong

2005

   

 

Delalande’s Coua


爬樹、跳高、突擊,天生就是捕雀能手。
歷史上就有因為貓這個天敵而間接地導致一些雀鳥滅絕的事件。
Delalande’s Coua 是非洲馬達加斯加 Cuckoo 鳥的一種。19世紀馬達加斯加被法國吸納為殖民地,大量破壞原有森林,並一併引入黑鼠和貓,兩種原來不屬於島嶼生態一部份的動物。因此當世界剛剛認識這種美麗雀鳥不久,就滅絕了。現今標本世界上僅存14隻。